每日電訊-關注每日最有價值、最有看點的新聞
第二十一章 紅騾子的故事續篇
時間:2014-04-30 10:21  來源:每日電訊

    就在那一年,一個孟秋的后半夜,月亮低低地掛在墻根邊烏黑的蒿草垛上頭,清光被偷偷來臨的灰藍的曙光沖淡了。沒有一絲風。大多數人還沉浸在香甜的夢中。

    可是早起的爺爺沒聽到銅鈴聲。

    他接著并不明亮的月亮光,在臭烘烘、熱乎乎的堆滿騾子糞便的圈里呆到太陽冒出東邊的山頭。

    他嘆著氣,皺著因還沒洗臉而緊繃的滿是皺紋的額頭說:“病了。”

    “那就找醫生,”父親站在一旁說。

    “是找前天給祺富家的驢看過病的那個老漢嗎?”我搓搓手,還沒洗臉呢。我原以為爺爺會微笑著回答我,但他沒笑出來,只是披了件肩膀破了一大塊的青色外套,急急地出門了。

    我見過,而且也知道人是要死去的,卻從未見過一個頭高馬大的動物會出什么差池。我不大相信,不大相信……

    到了中午,那個家在離這兒很遠的老獸醫到了。他身材高大而勻稱,寬臉上的肌肉松弛得積累起了深深的皺紋,就連嘴角也是。從帽子到全身的衣服都半新不舊。他一邊把挎在肩上的藥箱放在地上,一邊仰起頭,用銳利的目光打量周圍的人。

    和家人寒暄了幾句,他說:“得把騾子牽到外面來。”

    爺爺進去。騾子便無精打采,跟著出來了。

    “有些不正常,而且還大著哩!”老獸醫繞著紅騾子轉了一圈,最后停在它前面。

    接著,他向爺爺問問最近的情況。爺爺仔細全面地答了。

    “這樣,先打幾針、喂些藥,看效果,”老獸醫心事重重地說。

    下午,他回家去去了。

    第二天,老獸醫給紅騾子用的藥依然不見起色。

    這次,父親竟出門叫老獸醫去了。

    就這樣,三四天已經過去了。爺爺心急如焚。過去,他常常坐下來,在屋里抽水煙,而這幾天,他卻像被人突然叫醒,突然起身,拿著煙桿,到騾子身旁抽了。

    他是多么喜歡它,而它是多么依戀他啊。紅騾子經常在爺爺身后耍脾氣,那樣的情形現在爺爺是多么希望看到啊。可是它此刻一聲不吭——不是犯了錯誤后的那種沉默。有幾次,它用迷茫的大眼睛忘了爺爺幾次,接著又疲憊地垂下去了。脖子下面的那顆小鈴鐺“叮——叮”響,但這寥寥的聲音已經不再那么熱鬧了。它能給人帶來的是害怕和警惕。我懷著惆悵的心情進進出出,給她們打洗臉水、拿煙紙;看見紅騾子那垂在地上的尾巴。

    秋天剛到,椿樹葉就開始落了,淺綠的、黃的亂七八糟地落在滿是泥巴的臟地上。有時,一片葉子晃悠悠地飄下來,落在騾子背上,又從它那光滑的身軀上滑下去了。

    “咱們給它灌石蠟吧。這就好——已經買來了——可是得叫幾個人……”老獸醫聲調和緩地說,一面掂量另一個白色的有十斤重的塑料壺。

    “架起木棒!”

    在夕陽還沒下去之前,幾個鄰居手忙腳亂,用長木棒和扎起了個方框。

    我不愿看到紅騾子被折騰,就進屋了。

    翌日,是個陰沉沉的天。舅媽——我的二姑姑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來我家的。我揉著結著眼屎的睫毛,看見她不斷抽泣,流鼻涕的鼻子和淚眼汪汪的紅眼睛,一縷頭發從灰綠色的頭巾里漏出來了……我知道發生什么了。她一邊輕聲抽泣,一邊用手中的火柴點燃一小堆一小堆的麥柴——圈門口到大門外,冒著青藍色的煙,有的已經滅了……我發瘋似的跑出門,轉幾個彎。在停著三輪車的地方,圍了幾個滿臉哀愁、睡眼惺忪的善良的鄰居。

    紅騾子僵硬的長長的四根腿伸出車廂,搭在冰冷的鐵欄上,長長的脖頸和頭不自然地拱起來;脖子上沒了鈴鐺和滿是結巴的韁繩。

    我看見紅騾子那被修剪得很整齊的蹄子上還粘著它干干的糞便……我再也忍不住哀傷,沖進門,捂在被子里,不知哀哀地哭了多久……

關于每日電訊 | 投稿郵箱 | 合作伙伴 | 人員招聘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
Copyright 2008-2017 每日電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5680號-2 本站法律顧問:北京市兩高律師事務所 李宏宇律師
投稿熱線:18610453577 客服QQ:130365007 新聞糾錯13681116110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
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